不锈钢单筒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不锈钢单筒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阴阳路牌

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8:01:22 阅读: 来源:不锈钢单筒厂家

天空突然变暗淡了下来,丝丝细雨如同线一般的划破天际,最后落在了这条石板所铺设的街道上。

石板所铺设的街道上布满了青苔,街道两边的房屋显得有些萧条破败,似乎是很久没有人住了的样子。

而在这条街道上空无一人,应该说除了一个人外,这条街道上再也没有一个人影。

这个人就是张宽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个地方。

街道上的气息不禁让张宽微微皱起了眉头,那是一股腐朽的气味,就像是木头腐烂到一定程度后所产生的气味。

张宽走在石板所铺设的街道上,双眼四处打量着,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人,来问问这里到底是哪里,怎么才能回去。

可是张宽却始终没有发现半个人影,最后,张宽打定了主意,去看看这里的屋子里有没有人。

可是看着这些破败萧条的景象,明知不可能会有人,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。

张宽轻轻的扣响了一间稍微有些好点的房屋的门,半响后,仍然没有回应。

张宽推门而入,印入眼帘的,除了布满灰尘的座椅外,始终没有嗅到半点有人生活的气味。

就在张宽打量着屋内的时候,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。

张宽此刻的神情显得有些慌乱,毕竟,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地方,突然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,那会是什么反应?

张宽颤嗦着转过身,只见一个没有脑袋的“人”站在他的身后,断掉的脖颈处不断往外淌着显得有些发黑的血液。

张宽心底猛的一颤,一声惊吓传出……

突然,张宽从办公桌上撑了起来。

“怎么又做这个噩梦了。”张宽从办公桌上抽出了一张纸巾,擦去了满脸的汗水。

张宽显得有些疲惫,被吓醒后,居然发现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,当张宽拿过手机一看,时间已经定格在了十点整。

连着做了几晚上的这个梦,张宽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“或许只是最近自己工作过于疲劳吧。”张宽低声道。

收拾好了办公桌上的东西后,张宽拿起了自己的车钥匙,神情在这一刻显得有些缓和,毕竟,努力了这么久,终于买起了房,也买起了车,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暖心。

张宽开着车,行驶在路灯所照耀下的郊区,不过这个时候来往的车辆也不算少。

这个时候,天下起了毛毛细雨,这点雨倒还没什么,可是到最后,雨越下越大,到最后,竟然只能看得清前面几米的路段。

张宽知道,这种天气并不适合开车,可是已经走到了这里,不得不继续开下去。

这个时候,来往的车辆已经很少了,张宽开的不禁有些心烦意乱,下个雨,导致他半天还没到家。

前面的一个路牌上被车灯晃出了几个大字:“前方桃源区”。

“还好快到了。”张宽就住在桃源区,可是已经到这里了,不过十来分钟,张宽就能到家。

想到这里,张宽的心,也不禁放了下来。

张宽打开了音乐,相信听完几首歌就能到家了。

雨越下越大,可是张宽的车速不禁没有加快,反而越开越快。

因为这段路,他有点害怕,这段路传出不少闹鬼的传闻。

就在张宽第五的首歌都听完的时候,他发现了有点不对劲。

“平时开到这里,听完五首歌都能到家的啊。今天怎么就连桃源区也没看见?”张宽还以为是自己开错了,可是来时的路牌上清晰的指着这个地方便是桃源区。

张宽越开越快,可是当张宽第十首歌也听完了,也还是没有到达桃源区。

这个时候,前面再次出现了一个路牌。

“前方桃源区。”

看到这几个大字,张宽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走错路了。

就这样,张宽的歌又再次放了十首,还是没有到家。

这时,张宽心里越发的有些不安,心里的那份恐惧,开始往外冒。

“难道是撞鬼了?”张宽不但没有减速,又加快了一些速度。

终于,这次并没有再次走重复的路。

因为他看见了前方的灯光,既然有灯光,那么前面就是桃源区了。

张宽开始缓缓减速,周围的人影匆匆,路灯?这哪里有路灯。

刚才不是灯光辉煌吗?怎么到这里就变成蜡烛的灯火辉煌了?

张宽下了车,心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。

周围人来人往,张宽不禁拉住了一个路人,低声道:“嘿,兄弟,这是什么地方啊?”

张宽问的时候还仔细看了看这人的模样,苍白的脸颊毫无血色,双眼呆滞无神。

张宽还以为自己遇见傻子了,可是谁知这个人喃声道:“阴阳2号路。”

“阴阳2号路?这是个什么地方?”当张宽再次问道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走得还真够快的。”

张宽顺着人堆走去,仔细打量着每一个人,可是每个人都是一副苍白毫无血色的脸颊,已经无神的双眼。

“阴阳2号路?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?”

这个时候,张宽看着地上的石板所铺设的街道,突然恍然大悟,这就是自己每天做梦所梦见的地方!

张宽的内心如同雷鸣一般的震惊。突然张宽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,张宽吓得一声哆嗦。

缓缓转过脑袋,还好,还好不是梦里的无头尸体。

这是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太太,只见老太太指了指自己来的方向。

“回去吧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这里的,都不是活人,再不走,你想走也走不了了……”老太太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张宽看着四周如同木偶般走来走去的“人”,浑身冒起了冷汗,突然,一个走路摇晃的人走了过来。

张宽一看,顿时头也不回的跑了起来,他不敢回头,因为,因为他看见了梦里的那具无头尸体在那“人”后面跟着……

张宽不知道跑了多久,甚至很累了也不敢停下来。

最后,当张宽醒来时,发现自己正躺在车里,而车的前面,正是那块路牌。

“前方桃源区”

……

北京工作服工厂

煤矿工作服

男工作服

订做校服

耐酸碱工作服

文化衫定做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