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锈钢单筒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不锈钢单筒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你不再是我爱的唯一余姚生活网

发布时间:2019-04-14 07:19:13 阅读: 来源:不锈钢单筒厂家

恒的指尖在我的肌肤轻轻地游走,像在跳舞一样,很有节奏。

  我侧着身子,闭着眼睛,咯咯地笑起来。“恒,别闹了,我痒!”他嘀咕着:“小鱼,你真是个怪人,怎么这么敏感?”我踹了他一脚。

  我一直是个霸道的人。一个不愿意长大的孩子。长大就意味着很多曾经会随着变成空白。

  上大学的时候,认了一个哥哥。喜欢他对我的呵护有加,整天把我挂在心上,吃喝玩乐全在一起,还常给我恶补我学得最差劲的数学。后来,他找了一个女朋友。开始,我也很喜欢那个女孩。因为有两个人可以疼小鱼了。

  这是1+12。哥哥教我的。

  慢慢的,哥哥不再带着我一起出去玩,老跟女朋友腻在一起。我嫉妒。哥哥只能是小鱼一个人的。哥哥不能对小鱼有丝毫怠慢。他的女朋友明显感觉到我的不满,说要跟我好好谈谈。最后的结果是,我彻底地离开了哥哥的二人世界。因为我不允许自己看见他跟别的女孩在一起说说笑笑。

  1+1=0。这是我自己学会的。

  我跟恒说,后来的两年里,我再也没有跟我的哥哥有过任何的接触。哪怕是在校园荫道面对面地碰见,我都会停下来,假装听树上小鸟的欢歌笑语,很认真地。等他们也旁若无人地擦肩而过时,我才离开。

  恒说,小鱼,你在乎一个人在乎得太死了。有时候让人窒息。想靠近你,却又怕被你潜意识的占有欲控制。每个人都希望有自己的空间,每个人都需要娶接触更多的新鲜。

  是不是就像你?背着老婆在外面找女人也只是为了新鲜。这句话一针见血,毫不客气。

  恒老是说我,喜欢以自己的意志去左右别人的思想。没错,我就是喜欢。其实,我也不明白恒为什么会选择了另一个女人?这成了我心底的一个结。他给了我一个期限。三年,还他妻子三年的情,他就离婚。而我就开始莫名的等待。寂寞中,我甚至害怕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。

  有段时间,我有意进出各种女同志酒吧。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爱。这里也有拈花惹草,也有争风吃醋。爱情,不过如此。是不是一场游戏,性别只是一个界定。而爱情本身是不需要界定的。我窥视着,猜测。谁是男角,谁是女角。谁是王子,谁是公主。而谁又是女巫。有时候,会空间一个很妖媚的女子翘着兰花指,小心地舔着酒杯边缘的残汁,却又用言语挑逗着另一个同样妖媚的女子。

  有些事,可以风过无痕。有些事,却是深深烙印。

  恒对我有歉意,他说他不能时时陪在我的身边。我笑,我不是小孩,我会自己陪着自己。他说做背后的女人太辛苦。我笑,苦,没有苦。你放心,我不会把苦揣在怀里像一个宝一样抱着。不管他说什么,我只会笑,或就是看窗外的天空。那是新鲜的。变幻的云,在蓝蓝的天,莫测的转换着各种可爱的姿态。像诱惑。最喜欢的是,看蓝蓝的天,一条条白色的小鱼或是结伴成群,或是悠闲自得。我就羡慕。

  我还有一个很亲密的男朋友,杰。他跟我一样霸道。他会在我生气的时候,拖着我在街上大喊我的名字,说他爱我。他认为小鱼是他一个人的。他要好好地把我捧在手心。和他在一起,最幸福的就是没有做贼的感觉。我们是心甘情愿在一起的,不像恒。恒,是我偷来的爱。

  杰不知道我心里还有一个恒,甚至分量比他还重。

  杰在我的钱包里看见恒的照片,是一张老照片。

  恒穿着休闲的牛仔,酷酷的靠在一副巨大的广告画下面。色彩斑斓。杰曾问我,是谁。我很不经意地说一个老朋友。他说,看上去很帅。我没说话。为什么不放我的照片在你的钱包里?杰是个不会生气的男人。特别是对我。因为他坚持要让我享受做幸福女人的权利。相反的是,他对我越好。我就越失落。毕竟,他不是恒。

  我告诉杰,只有死了的人才会让小鱼放在钱包里,当作怀念。是的,恒在我心里已经死去了,那个与我清纯相爱的男人已经长大了,已经老了。不可能什么都再跟从前,一样。

  午夜了,杰还在厨房里为我做吃的。他说我,很憔悴,不知道是人累还是心累。最近,我经常在我网上泡。无意间看见一张精美的图片,一朵蓝色的玫瑰,晶莹剔透的美感。喜欢。我便搜索“蓝色玫瑰”,孤陋寡闻的我知道了新出了一种玫瑰,叫“蓝色妖姬”。蓝得点亮黑夜的眼睛。

  杰陪着我浏览网页,他说,蓝色玫瑰到是很漂亮,不过不是也说是染色做成的吗?“杰,你真扫兴!我喜欢,管它什么做的!”真是打击我。杰搂着我说:“傻瓜,就是喜欢一些飘渺虚无的东西!”

  谁不喜欢莫名的美丽,谁不是探奇着从未可知的美丽,都是发现,挖掘着美丽。失去了美丽,还有什么追求。

  “咳咳咳”我提醒杰,朝它指着墙上的钟。杰,快零点了,回去吧,不早了。杰开始有点躁动。小鱼,我们交往了这么长的时间,为什么你就是不给我亲近你的机会?我点燃了烟,很久没有抽烟了,因为没有困惑,而今夜,困惑找上门。

  我把烟灰散落在烟灰缸。杰,如果你要是真的想的话,我不会拒绝。这就是我麻木的表态。杰抓住我夹这烟的手,朝我吼:“小鱼,你明明知道我不会这样做,为什么还要这样说?”我看着他,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那你还不走?”语气里结了冰,任何温暖也化不开。

  他坐在沙发上,抽出一张面巾纸,再掏出一支香香的圆珠笔。埋着透,重重地一笔一划写着。不用看,我就知道。这是我们一直以来喜欢玩的游戏。他在写:杰爱小鱼。不用数,我也知道,他会写99个,这是我最喜欢的数字。

  就在他背后的墙上,挂着一副少数民族的蜡染。因为没时间,我一直没有拿去裱在镜框里。有一天,杰香取下来,帮我拿取裱成镜框。我一把把他拉住,警告他,不准动这副蜡染。他很奇怪。蜡染下面隐藏着一个痛心的秘密。蜡染后贴着一张香香的面巾纸,重复地写着一句话:恒爱小鱼。也是99句。这是一个秘密,恒写给我的秘密,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。

  杰写完了,轻轻放在我的手心里,吻了吻我的额头,“我走了!”

  杰就是这样,他的在乎让我居然觉得无谓,我到底丢失了什么?已经不会在乎了呢?杰是真的爱我,可是我还有恒!

  我整夜的思念属于恒。

  我似乎已经习惯在一个男人怀里受伤,就在另一个男人怀里养伤。

  周末的上午,天空真好。我好开心。杰牵这我的手,我们看到有一些大爷大妈在公园里跳交谊舞,舒缓的音乐,轻巧的舞步。好幸福。小鱼,看你笑真好!幸福有时候真的很简单!

  我的手心有一个小小的痣,有一点点的突出。杰牵我的时候,老会用指肚轻轻抚慰它。给它一点安全的安慰。

  “老婆,小心!”好温柔的声音,也好熟悉。我抬头一看,迎面而来的是,恒。我的手在杰的手里冰冷,僵硬。迅速冰冻。痛。

  恒也看见了我,还有牵着我的杰。我第一次看见恒跟他的妻子在一起,好一个娇美的女子。她的肚子有微微的凸起,宽松的裙袍掩不住笼罩的幸福,满足。前天,恒抱着我的时候,没有跟我提起,他们之间多了一个生命。只在黑夜。

  片刻,我们擦肩而过。似曾,从未相识。

  路过一家花店,居然有了“蓝色妖姬”。晶莹的水珠乖乖地陪伴着寂寞地忧蓝。我的目光瞬间掠过。

  恒打来电话,问我,那个男人是谁?

  男朋友。

  他又问,那我呢?

  情人。

  他沉默了,久久不说话。我听到他细细的呼吸声,却捕捉不到。哪个女人是谁?我明知故问。

  妻子。

  我接着问,那我呢?

  情人。

  好了,扯平了。知道也明白,我们的关系,不过是,情人,而已。

  “嘟-嘟-嘟”的忙音,扯不回来我对恒的牵挂与回忆。

  杰,没有依着对照片上的恒的依稀记忆,来问我,恒是谁。

  结局一:

  突然我想去西藏支教,带着一群孩子,看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还有小小的鱼儿在飞,说不定会有哪个小喇嘛会娶我回家……

  也许在那样的心境下,我的生活才会美丽起来。杰问,小鱼,你到底在找寻些什么?你不累吗?我还是只会笑。我第一次主动吻了吻杰。

  我拨通了恒的电话,我听见他那边有小孩的哭声,问他,孩子叫什么名字?他说叫晨曦,因为是清晨出生的。真好。

  时间会流失一切的,也包括我曾经爱过的。

  结局二:

  我捧回了杰的骨灰盒,杰走了。狠心地抛下我。杰真傻,明明知道“蓝色妖姬”是假地,我无法回想。杰一脸灿烂地抱着一束蔚蓝朝我走来,我在另一个路口,远远地等着他。突然,一辆疾奔过来的车挡住了我的视线,我再也找不到爱我的杰。

  杰的血染在蓝色玫瑰上,好可怕的颜色。我抱着杰,掉着眼泪,不停地吻他。

  在杰地衣服兜里,我找到一个红绒盒子。里面是一枚戒指。昨天,就在昨天。他跟我说,小鱼,我们结婚吧。当时,我还讥讽他,女人昏了头才会结婚。

  如今,要娶我的杰,也走了。

  我拨通恒的手机。恒,我要去西藏支教,带着一群孩子,看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,还有小小的鱼儿在飞,说不定会有哪个小喇嘛会娶我回家……

  恒说,我看了新闻,知道杰出事了。

  我默默地转动着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,是杰留下的。我的钱包里也多了杰的照片。他对着我笑。

  我突然想起,今天是5月20日,恒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。离我们的约定,还有两年。

  可是,恒,你还会记得吗?

  结局三:

  我开始不再顾忌我要守着有恒的这个秘密了,一切都开始透明。杰给我买了很多很多的“蓝色妖姬”,我笑他,怎么也开始这样的俗气起来?在我的房间里有了浓郁的蓝腥,醉得我想呕吐。很闷,很闷,远不像我想象般美丽。

  恒随时会打来电话,我给他说,我想你,而杰就在阳台上抽着烟。我的声音不大,但是我知道他能听见。

  后来,在电话里,我听到了有小孩的哭声,又有一个美丽的生命开始降临。我一边给恒道贺,一边叫杰帮我炒个蛋炒饭。恒就不再说话,你的男朋友很疼你?我笑了,恒,你也很疼我。

  杰在厨房里做饭的声音越来越大声,我小声跟恒说,什么时候一起聚聚?恒有三十秒没有说话,我呵呵一笑,真没劲!想不到恒是这样一个男人。

  等杰把饭送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给恒说,亲爱的,我要吃饭了,BYEBYE!杰重重地把炒饭放在桌上,看了我一眼,我挖了一勺,美美地笑了一下:“亲爱的,好吃!”

  不过,零点的钟声又敲响了。我正要下逐客令,杰已经很自觉地走到了门边。“杰,帮我把门关好,免得晚上小偷偷走我美丽的梦!”

相关文章

其它功能

● 我要投稿或推荐(预留功能)

●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

●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

曲线图片

今天国内新闻事件

孕妇吃什么补品好

妹妹美女图片